【日劇雜談】《孤獨的美食家第八季》:幾個有趣的小發現

作為日劇《孤獨的美食家》(台譯:美食不孤單)的長期粉絲,筆者對松重豐飾演的井之頭五郎很有好感,一個人到處覓食的自我放鬆過程,加上五郎進食時的有趣獨白,即使本人對食並沒甚麼講究,甚至稱不上喜歡用餐,看著劇集往往也會有想吃的衝動。

孤獨的美食家第八季

最近剛看完去年播放的孤獨的美食家第八季,找到幾個自覺有趣的小發現,在此想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
孤獨的美食家第八季小發現 (1):五郎破戒飲酒

幾乎每集都會說一遍「我不懂得喝酒」的五郎,來到這輯終於「破戒」,在第八集的鳥取公幹篇,面對主人家和群眾的壓力,喝下劇集的第一滴酒。

孤獨的美食家第八季

一直好奇五郎喝酒後會有甚麼反應,今集終於找到答案。只是喝了一細杯紅酒,已讓五郎頭昏腦脹,還睡得連翌日早晨的飛機也錯過,果真是個不能喝酒的男人呢!

明明原作者久住昌之是嗜酒之人,卻在劇情將五郎描劃成滴酒不沾的人。在第一輯的「久住上門搵食」裡,他就曾解釋背後的原因。

「五郎是個不能喝酒的人,要他到喝酒的地方找美食,好像很奇怪,但他往往又會找到美食。我想將他放在這種氣氛裡,其實也很有趣。」

.

孤獨的美食家第八季小發現 (2):五郎終於去淺草

另一個有趣的地方,是五郎在這輯終於到了淺草。

本來淺草並沒甚麼非吃不可的美食,特別之處是在過往七季《孤獨的美食家》,五郎在最後一集用餐後,都會在片末說句:「明天要到淺草,到時吃甚麼好呢?」

期待七季,五郎到淺草吃了甚麼呢?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他選擇了泰國菜。

孤獨的美食家第八季

就連久住昌之也在劇集後的「久住上門搵食」環節裡,說道:「五郎那句我明天要去淺草,一講就講了七年,想不到會在淺草介紹泰國菜。淺草真是個好地方,我今天來到了淺草。」

孤獨的美食家第八季

因此,到了孤獨的美食家第八季的最後一集,五郎也沒有再講「明天要到淺草」,而是變成「除夕要到福岡」。然後,突如其來的電話,對方說要跟五郎更改地點。以為是要將福岡再次轉換成淺草,不過最後居然是要五郎去馬德里!?

.

孤獨的美食家第八季小發現 (3):五郎與原作者的緣分UP!

另外,從第一輯開始,每集結束前,都會讓五郎與久住昌之在某個場合來個偶遇。

試過光顧同一間餐廳,也試過在同一間地產鋪出現。有趣的是,上輯五郎在酒吧裡看到正在台上綵排的久住昌之(原作者兼負責劇集配樂),就覺得這個曾經七度偶遇的光頭大叔很面善。

來到孤獨的美食家第八季,兩人再於餐廳相逢時,終於第一次互相對望並點頭打招呼,就像為這場擦身而過的緣分,增添了幾分大叔的男人浪漫。(笑)

孤獨的美食家第八季

如果閣下同樣是五郎長期粉絲的話,應該會像筆者般為這幕而感到驚喜吧。

可能連松重豐也沒想到,《孤獨的美食家》一拍就拍了八年。雖然松重豐飾演五郎起來仍是那樣得心應手,但看著他從五十不夠的大叔,到現在成為初見老態的美食家,實在有點擔心他的身體,還可負荷多少輯的劇集拍攝?

.

《孤獨的美食家》系列:一個人都可以盡興

本來普通不過的早餐/午餐/晚餐過程,透過五郎的內心獨白,變成一趟又一趟的美食之旅,因為在五郎心目中,沒有事情比食來得更重要,而且當下每一餐都是獨一無二的。就是這些喃喃自語,而又有點無聊的內心小劇場,令筆者很喜歡這部劇集。

《孤獨的美食家》這個劇名,聽起來好像只有一個人般,有點寂寞。不過劇集片頭也有提到,這種一個人自由自在地尋找美食,亦可以被視為一種放鬆心情的方法。

孤獨的美食家第八季

無論此刻是否一個人生活,也總會遇到麻煩的事情,分別只在於各自麻煩的地方有點不同。

學習五郎那種悠然自得,由始至終都只有自己一個,卻總能自得其樂地享受著獨自吃飯的時光,無論一個人也好,兩個人也好,若能坦然面對當下的自己,好好跟隨內心而行,相信正是劇集想要傳達的訊息。

.

支持創作,追蹤訂閱Patreon:https://bit.ly/2RIBZP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