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2022廣東歌】泳兒《早上37.2度》:叫醒我的,是天光時的微燒

就如泳兒這首歌的文案所說,37.2度的微燒溫度,除了可以是因為確診,還可包括其他理由,例如「恐慌、經期到、懷孕當中、高潮過後、滿足、期待」等等。這份微熱,在泳兒這首歌也成為活著的證明,推動自己向前的一種動力。

閱讀全文 →

【2022廣東歌】《緣路山旮旯》主題曲:從八年前的「點點圖」,到「不坐地鐵不拍拖」

有入場看過這部電影的朋友,應該也曾體驗過配合劇情的獨立音樂盛宴,這篇就集中談談電影的同名主題曲,由有份客串演出的張進翹(mansonvibes)主唱、feat. Luna Is A Bep的《緣路山旮旯》。

閱讀全文 →

【2022廣東歌】林家謙《邊一個發明了ENCORE》:無法相見更加多,藉安歌刻意蹉跎

以演唱會的「Encore」環節作為比喻,縱然眼前就只得這些時間,但Encore帶來的餘情未了,那種繼續下去刻意蹉跎的餘韻,那怕只有一分鐘的拖延,彷彿都因時間停頓而被拉長。

即使完場後各散東西,但留住散場前最美好的火花,記得當下擁有過的一切,這種感覺,或許與城內各種聚散離合也有相近之處。

閱讀全文 →

【2022廣東歌】林海峰《蛋撻》:來約定重聚某天見,蛋撻香不變

聽著這首《蛋撻》,也想起林海峰的舊作《彭小姐》,感覺兩首歌有種無形之間的延續。《彭小姐》的主角是末任港督彭定康女兒,歌曲表達對他們離開的不捨之情;《蛋撻》則以港式味道喚起離散者的思鄉之情,箇中的離愁別緒,縱然對象不同,卻源自異曲同工的原因。

閱讀全文 →

【2022廣東歌】吳林峰《土撥鼠之日》:循環地試,讓堆積的錯熬成機智

很喜歡電影《土撥鼠之日》(Groundhog Day)的概念,電影主角Bill Murray每天睡醒,都會陷入不斷輪迴的時間循環,重複2月2日「土撥鼠之日」(也是北美地區傳統節日)的所有經歷,而這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。如何能將這個概念與主題,透過僅僅三分多鐘的歌詞表達,是筆者聽歌之前最期待的地方。

閱讀全文 →

【訪談後記】女聲合唱良心歌手 李芷君:「盡力做好令人記得我」

去年入場看過陳輝陽X女聲合唱音樂會,某天心血來潮,想看看歷代女聲有些甚麼成員,發現自己本來就有聽開的李芷君(Ada),原來也屬女聲合唱的其中一員,加上早陣子聽過她推出的新歌《大日如來》,就想訪問一下這位歌手。

閱讀全文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