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訪談後記】「一籃野」本地刺繡師Ryann:為自己喜歡的事做紀錄

去年以參觀者的身份到訪「Trial and Error Fest」,想不到今年有機會更進一步,與幾位「實驗室伙伴」的文創人閒談,多少有種兜轉緣分的感覺。

常以大自然野生動物為創作主題的本地刺繡師Ryann,是其中一位訪談對象。第二年參與這個展覽的她,去年曾將自己在大嶼山的成長,刺繡在「大山與我 Lantau and I」地圖之上。

有趣的是,做完這次訪問,翻查去年參觀展覽期間所拍的照片,原來當時也有拍下這幅創作,說不定其實去年已在展場與這位刺繡師相遇過。

本地刺繡

今年Ryann的作品,則取材自鄰近工作室的九龍公園游泳池,作品名稱〈在九龍公園散步才是正經事〉,也結合了My Little Airport的兩首歌名,以刺繡與不同媒介記錄展示疫情期間在公園認識的小動物面貌。

喜歡大自然生態的Ryann,年前也創辦了品牌「一籃野」,以人手刺繡與鉤織進行創作,從慢活感受身邊每道微小的美好。完整訪問內容,大家可點按以下連結瀏覽,至於那些因篇幅太長而省略的部分,則在這篇後記稍作分享。

【延伸閱讀】訪Trial and Error Fest 2022︱放慢節奏,一起在試錯中尋找出路

本地刺繡

曾經做過全職工作,Ryann覺得自己並非不能受壓,但那種步伐卻不是自己所喜歡的,觀鳥與刺繡這兩大興趣,則把其生活節奏拖得很慢,自己因此感覺更加開心之餘,也願意探索更多周邊事物。

「日日返工,趕完忙完,卻不知道得到甚麼。刺繡與觀鳥則以很慢的節奏,應對急促世界,有點似《頭文字D》那種『睇嘢越嚟越慢』的感覺,速度的對比亦令人視覺有所不同。」

辭掉全職成為斜槓族,Ryann笑說自己「得到很多時間,同時也失去很多時間」,只因以往會有明確的收工概念,現在能夠完全放空的時間反而減少,然而R覺得這亦非甚麼壞事。

「例如以前可以專心露營,現在卻會被雀鳥吵醒,注意力會被牠們拿走,整個人都圍繞這件事去做,但又未必不好。」

印象最深刻的部分,是她在訪問最後,從宮崎峻紀錄片裡的某句摘錄,談及萬事萬物皆有完結之時。

「導演問他(宮崎峻)套戲畫成點,他說所有分鏡都會畫完,套戲始終都會拍完,這個世界遲早都會完。」

凡事都會完結,好事壞事也如此。之前聽過另一位受訪者,曾經說過類似的東西,不過當時比較著墨於「壞事(不開心)遲早都會完」的方向;Ryann之所以對宮崎峻的回答感到深刻,卻較多從「好事遲早都會完」的方向進行思考。

既然如此,我們還可以做些甚麼呢?Ryann選擇了為自己喜歡的東西做些記錄,正如這次她所展出的刺繡作品一樣。「環境不好,大家的心情也很差,但每個人都嘗試找些東西令自己開心,為自己喜歡的事做些紀錄,將自己喜歡的東西跟周圍的人講,可以記錄的時候就盡能力去做。」

本地刺繡

聽她這麼一說,感覺自己在這個平台所做的,其實也有相近之處,不過都是為自己喜歡的事做些記錄,想將自己喜歡的東西與人分享。

常常都會有種徒勞的感覺,不過當看到Ryann在「一籃野」的自介:「I make beautifully useless stuff」,又覺得有用無用可能並非最重要,至少能夠做好當前的無用,已比很多事情來得有用。
.

【訪談後記】女聲合唱良心歌手 李芷君:「盡力做好令人記得我」

.

🙇‍♂ 歡迎追蹤訂閱,支持內容製作

👉FB:講樂·過路人
👉IG:cantokid1412
👉Patreon:過路人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